前凉开国 武威开启都城模式

作者: 张泽三 来源: 武威日报 时间: 2017年09月12日 责任编辑: 陈晓梅

  西晋结束后,历史黯然无助地走进了东晋十六国时期的南北分裂局面。中国江南、荆湘地区有东晋控制,而北方和西南则先后建立了二十多个大大小小的国家,统称“十六国”。这一时期,对武威和河西来说主要就是五凉政权的兴衰史和更替史。五凉中,首先进入历史舞台的是前凉。

  前凉奠基人张轨是西汉常山景王张耳的十七世孙,他曾在西晋朝廷中担任散骑常待、征西军司等职,是前凉政权实质上的建立者。晋武帝司马炎去世后,外戚掌权,诸王争斗。张轨效法西汉窦融保境安民先例,在司马轨的推荐下,实现了出任河西的愿望。

  301年,晋惠帝司马衷任命张轨为护羌校尉、凉州刺史,治所姑臧。张轨世代举孝廉,以专攻儒学著名。他到任后立学校、兴礼教,征召九郡贵族子弟五百人,传授儒学。由于忠于晋室、治理有方,凉州成为西北唯一的安全地区,关中和中原大量的流民相继来这里避难。张轨在姑臧西北置武兴郡,妥善安置外来流民。当时民谣曾道:“秦川中,血没腕,惟有凉州倚柱观。”“凉州大马,横行天下。凉州鸱苕,寇贼消;鸱苕翩翩,怖杀人。”

  张轨一生尚学,忠于晋室,淡泊名利。《晋书·卷八十六》载,张轨临终时嘱托他的部属要“弘尽忠规,务安百姓,上思报国,下以家宁。”对自己的后事更是要求“素棺薄葬,无藏金玉。”

  随后的日子里,晋愍帝司马邺封张轨的大儿子张寔为凉州刺史、护羌校尉、西平公。张寔是一个善于听取不同意见的人。他继位后,广开言路并下达命令:“自今有面剌孤过者,酬以束帛;翰墨陈孤过者,答以筐篚;谤言于市者,报以羊米。”张寔继位后仍效忠于晋朝,但他建立了自己的年号,史界多把张寔的继位作为前凉的开始。

  张寔时期,匈奴刘聪已在北方建立了前赵,并攻陷长安,晋愍帝出降。张寔出兵救援,但因力量悬殊,未能挽回局面。张寔去世后,其弟张茂一度虽受前赵刘曜之封,但趁前赵败于后赵之际,又出兵东击,力图恢复晋室。张茂过世后,张寔的儿子张骏继位,拒绝了后赵对他的封赐,遣使绕道四川,奉表建康(今南京),请求东晋派兵北伐,他从西面出兵夹击,以恢复晋朝的北部江山。可惜的是,因当时东晋内部政局不稳,不愿北伐,张骏抱憾而归。

  张茂时期曾在姑臧城外修筑工程浩大的灵钧台,后听取民众呼声,一度停止筑台。张茂为政能秉公执法,凉州大姓贾摹是张寔妻弟,为人专横,跋扈乡里。张茂不顾其皇亲国戚身份,毅然诱而杀之。张骏继承张茂王位后,也很有作为。史书对他评价是:“勤修庶政,总御文武,咸得其用,远近嘉咏,号曰积贤君。”

  在张茂、张骏前后接继的治理下,前凉国力日渐殷实,西域诸国都到姑臧朝贡。当时,前凉辖二十二郡,占凉、河、沙三州。张骏曾于姑臧城南筑起一座谦光殿,四面各有一配殿,东曰宜阳青殿,春季居之;南曰朱阳赤殿,夏季居之;西曰政刑白殿,秋季居之;北曰玄武黑殿,冬季居之。所用器物,亦皆与殿色相同,富丽堂皇,名扬海内。

  张骏过世后,其子张重华继位。重华之后,其子曜灵登上历史舞台。后张重华庶兄张祚废曜灵,自立为王。从此以后,前凉国家元气大伤,内部陷入权力之争,最后到张天锡继承王位时,前秦苻坚已灭前燕,国力日强。

  376年萧瑟的秋天,在历经76年的风雨历程后,前凉政权在前秦苻坚大军的铁骑中落下了帷幕。